栏目导航

news

743838.com

主页 > 743838.com >

香港大学生逃往内地实录

发布日期:2019-11-22 11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是无声,挪威提醒我注意保护自己。 于是我想了这样一个名字,于无声处,听惊雷。

  我是今年大概7月份来的香港科技大学读书,那个时候起,香港就已经开始乱了。

  大学作为独立的教学与科研机构,还是像象牙塔,还能基本保证独立与纯净。 那时候,我的工作和生活很简单,爬爬山,运动,平时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。

  确实如香港城市大学校方发的那封邮件用词一样,「escape」——逃离,逃走。

  我身边的很多人,甚至把实验室重要的材料都打包带走了,实验数据拷贝到电脑里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做好长期可能回不来的准备了。

  无数信息,真真假假,纷纷扰扰,让你探不到底,也摸不到真相。 我想让大家知道,这几天,我身边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事态是如何升级,乃至于一步步失控的?大学高层管理机构如何应对?是否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软弱?

  就是这件事情,不断发酵,不断被暴徒利用,煽动,并最终导致香港的大学全面沦陷,成为暴徒攻击的场所。

  一个版本,是暴徒发布的,或者说,是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发布的,你可以看看。

  他们认为周梓乐的死亡,是由于警察发射催泪弹所致. 周梓乐当时在三楼停车场,为了躲避警察的催泪弹,逃跑,于是坠楼死亡。

  还有一种说法,更直接,认为就是警察把周梓乐推了下去,导致周同学坠楼死亡。

  并且,他们认为,警方当时做出了极不人道的行为,阻止救护车进入事发现场,导致受伤的周同学延误治疗,不幸死亡。 这个版本,一度成为香港中英文媒体报道的主流说法。

  这是周梓乐坠亡的停车场,右边是三楼停车场,当时是晚上,停车场里停着很多车。

  这个停车场构造很奇怪,你可以清晰地看到: 二楼三楼都有围墙,正常来说,人是不会翻过围墙坠亡的,但二楼有围墙之外延伸出去的平台,三楼却没有。

  周梓乐坠亡,就是由于他当时从三楼一跃而下,坠落在二楼平台上,导致脑干受损,住进了ICU,后来,不治身亡。

  问题就在这里,为什么周梓乐会从三楼停车场一跃而下呢? 我用一份在港科大学生内部流传的分析视频 (在此谢谢制作视频的同学们),来解剖一下这件事,仔细分析种种证据,你也会得出相同的结论:

  那天晚上,将军澳聚集了大量黑衣人,据新闻报道,有150名左右。 他们蒙面戴口罩,投掷硬物,打砸堵路,破坏公共秩序。

  警方到场处理,和暴徒对峙。 你可以看到视频右上角的时间,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。

  停车场3层,高大开放,视野通透,楼下情况尽收眼底,无论是警方,还是暴徒,一举一动,都能被清晰看到。

  据香港媒体报道,周梓乐在凌晨0时30分,分别向其手足发送「黑旗」(警告发射催泪弹)、「橙旗」(警告开枪)两个讯息。

  这你就不难理解了,为什么周梓乐会在停车场来回跑动, 为什么他会从二楼跑向三楼,同时不断给自己的手足发讯息。

  他之所以跑到停车上三楼,是为了看清楚警察的一举一动,以便随时向团伙汇报。

  Parkour是一项风靡全球的极限运动,简单来说,就是急速奔跑,跳跃,闪动腾挪,可以说是一门运动艺术。 也许正是因为周梓乐是玩Parkour的高手,身手敏捷,便于闪动,才被他的同伙安排成为哨兵。

  他也许并不知道三楼停车场围墙之外,是空的,没有可以承接的平台。 于是,玩Parkour的周梓乐,直接忽视围墙,一跃而过,先撞在了墙上,再狠狠砸在地面上的,就此出事。

  所幸,此人不是玩Parkour的高手,没有飞跃过去。 所以翻过去之后,发现三楼围墙之外,是悬空的,他迅速反转过来,用手臂死死抓住围墙,并不断往左边的横梁柱移动。

  这可以基于常识来推测,如果警方决定动武动凶,暴徒早就溃散了,你要知道,警方,是有枪的,是有攻击性武器的。 如果狠下决心决定动凶,这群乌合之众,肯定是挡不住警方的。

  而警方第一次离开停车场的时间为23:28分,车载记录仪都有证据显示,等警方再次进入停车场时,周梓乐已经坠亡了。

  此时,救护车来了,从路线上看,其实救护车直接沿着唐明街开进去就可以,但却兜兜转转,绕路两次,最终不得已从广明苑绕路进入,还是医护人员徒步进场救人的。

  救护车根本无法进入,只能绕路两次,这才导致救援迟了几十分钟,耽误了周梓乐的黄金救援时间。

  真正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周同学坠亡事件,会成为暴徒的工具,不断借此攻击警方,推动此事件持续发酵,往警方身上泼脏水。 这样一来,他们就可以借着这件事,博取同情,策划更大规模的暴力行动。

  周梓乐被送往医院,进了ICU。 港科大校长史维第一时间就向周同学表达了关切,表示校方会尽最大的力量来支持周同学,也要求警方交代事情的相关情况。

  暴徒开始在港科大校园内部煽动学生集会,并大喊口号,诬陷警方「延误周同学的治疗」,要求校方关注这件事情,并以个人名义,谴责警方的暴力行为。

  现在事情证据都还没出来,什么实锤都没有,你说警方暴力就暴力了吗?你说警方延误治疗,就是警方的锅了吗?

  史维校长断然拒绝。 我认为校长说得很有道理,说警方延误治疗,需要证据支持,但现在并没有证据。

  句句中肯,好话说尽,校长还是被围着。 最后发展到什么地步? 堂堂港科大校长,向这些暴徒请求「放人」,要给他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。

  不过听说周梓乐的家属并不希望校方插手这件事,希望自己处理,港科大校方尊重了周同学父母的意见,留下了联络方式。

  校长被围,须江教授路过,看到校长被围了四五个小时,过去想帮一把,被诬陷,「科大教授性骚扰女生」。

  须江教授只是想过去支持一下校长,前面一位带着面具的女生突然高喊「非礼」,接着,更多人起哄,大喊「非礼」、「性骚扰」。

  我没有拍照,没有拿任何东西,也不希望发生摩擦。但突然旁边的人开始吵嚷、挤我,前面一名戴面具的女生开始高叫「非礼」,然后有第二个、第三个女生这么喊,更多的人开始起哄。我用英文对她们说,「show me the proof」(拿出证据来)。

  当然,警察最终没有进来。 这也是香港和内地的不同,他们一直有一个歪理,警察不能进校园。

  事情的发酵,总是一步一步的。 校长被围,教授被诬陷「性骚扰」,下一步,就是内地学生被打。

  史维校长被围5个小时后,第二天仍然在港科大校园里举行了学生论坛,试图与学生冷静沟通,解决问题。

  这几张图,联动起来,就是一个内地学生准备立场,这个时候,一个戴口罩的黑依然,突然倒地假摔,并不断高呼被打。

  三四名内地学生紧急把他保护起来,逃到学校保安室,希望得到校保安的保护。 令人绝望的是,校保安根本不理,直接把这名内地学生软禁了,并且对暴徒表示:

  软禁了好几个小时,事后,这名内地学生在校方的保护下,离开香港,到了内地。

  借着周梓乐坠亡事件,暴徒们开始在港科大校园里大肆破坏。 设置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灵堂。

  事态愈演愈烈,暴力活动的深度与广度,此时,都不是一所大学能够控制得了了的。 从科大漫延出去,港大,港理工,城市大学里,到处都是暴徒暴力。

  科大高层还是很有作为的,有赖于诸多教职工及高层决策者的维持,校园秩序,有基本保证。

  内地学生被打时,暴徒的说法是,内地学生先打人,挑起争端,所以错误全在他身上。 校长史维调查得知真相后,明白内地学生是被冤枉的,立刻给他发了一封邮件。

  您好,我当时因为位置关系,没有看清您被围的情况,后来又有其它学生倒在地上。等一切结束后才从同事那里得到讯息……您已经回深圳……目下还好吗?我们的有关部门在跟进查处。

  最不幸的是,我们试图通过沟通来解决问题,却看到了这样的暴力。我们一直与被攻击的学生保持联系,提供支持。

  这是一封态度更为强硬的邮件,是由校长史维等学校高层发出来的,这就是他们的态度:

  惩戒暴力事件的责任人,是我们最优先考虑的事情之一……我们正在搜集证据,确定责任人……

  一旦发现袭击者和帮凶,我们会遵循纪律程序,进行惩罚,无论责任人是不是学生,绝不包庇,诉诸法律。

  至少我不这样认为,我所见所感,是广大的科大教职工,都在尽力维持教学秩序,严惩暴力行为,还被攻击的学生公道。

  毕业典礼那天,他当场从怀里拿出了一面五星红旗,在空中挥舞着,一身正气,浩然无畏。

  如果你还记得,两个月以前,香港美心集团创始人伍沾德长女伍淑清在联合国发表演讲,澄清香港暴乱真相,怒斥暴徒的暴力行为。

  ……学校决定取消所有课程和官方活动,所有大学办公室、图书馆和体育设施将关闭……零售店和校园餐饮……将通知营业时间。

  星期二晚上,打了一辆车,特地没有用优步,用的滴滴,我想,能用滴滴的司机,大多对内地是有了解的。

  只有这一刻,你才能深切感受到,个体的命运,在庞然的时局面前,确实不算什么。

  不过也没有特别悲观。我们可能会在深圳建立一个临时实验室,继续学习和科研,按照学校的通知,虽然面对面的上课不会有,但该交的作业,该完成的科研,还是要做。

  很想谈一谈香港这座城市,以及那些被洗脑的年轻人们。先说这座城市,我认为这么持续下去,衰败是肯定的。

  香港的所有功能,例如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、金融中心、航运中心,其实都是可以被取代的。

  新加坡就很有兴趣成为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,广州港深圳港的吞吐量一直在稳步上升,取代香港并不是不可能。

  就在前段时间,广州白云机场的吞吐量,正式超越香港,成为大湾区首屈一指的国际机场。

  再来说这些被洗脑的年轻人。应该承认一个现实,就是香港很多年轻人,是被西方洗脑的了的,高喊民主、人权之类口号,对实际情况,对世界大观,却丝毫没有了解。

  我举个例子。很久之前,有个香港女孩,哭着说,希望香港有一个美好的结局,什么结局呢?

  这么说吧,这是一个经济贫穷到需要利用女性去卖身、卖卵、代孕才能支撑国民经济运行的国家。

  香港不是家园,不是自己生存的土地,是游戏场所,自己的暴行,不是在伤害他人,不是在违法,只是在做一场游戏。所有的攻击、对抗、厮喊、放火、某种程度上,是一场狂欢。

  最后,放一张海报,我觉得画得很形象,非常清晰地点明了这些人在做什么事,以及,会产生何种后果。

Power by DedeCms